16
2017
10

由黄金成教授引发笛箫尺八民族吹管乐器音准的讨论

笔者也是个笛箫尺八吹奏的爱好者,练习吹管也颇有些体会,笛箫尺八自古以来都为竹制作,作为一件乐器首先它的音必须准才能称之为一件乐器,其他是的音色,音色相当于一个人的嗓门这个是个性,再次就是管子的张力,如果让演奏家来挑,满足了前面的条件剩下肯定是张力(张力其实笼统的说也包含了灵敏度和操控性,简单的说这个管子轻吹音如游丝而不段,重吹能受力 音量能爆发。)


黄金成老师所谈一针见血指出了目前笛子制作中的大问题。(现在余杭竹材差,能做出8度音好的笛子少之又少,所以黄金成不吹笛子 多吹箫吹排箫。詹永明用的笛子还是30年前的笛子,说明30年以来他还没有找到他自己满意的笛子。很多演奏家用的笛子都不准,只是大家不好意思说。笛子的音色可以有很多种,风格可以有很多种,音准必须要准,只有准才能国际化。音乐学院笛子的学生音准问题还是严重,演奏家要普及吹奏方法,乐器厂要普及提高制作方法。)

这个问题还是要靠一线的大演奏家们与制笛师共同解决,大演奏家们不计较音准不准,制笛师当然也就不去在音准上努力了。

材料锥度不统一,可以调整的,问题是会不会调,懂不懂调。做箫,台湾竹,紫竹大部分是人工开内经,怎么把音做准的?还是人的问题。

另外演奏家,吹的人,口风气息习惯不同导致音准不同。有的人高音使劲顶,肯定八度会偏宽。温度也是门题,音高一拉套筒,就会上把温偏低下把位偏高。


绝对准的人有人吹不准,不准的有人吹得准。名家做的箫笛能卖个好价,但是音不准的也多。真正懂箫笛的人太少,拿这个混饭吃的人到不少。

谢谢老黄金教授跟我们大家上了一节大课!受益不少!我就是专做和长笛一样的直通内径的木笛子去解决,高中低音的音量,用木制笛子去解决冬季夏季变化少的问提解决音准,因为竹笛子冬季会变长夏季变短,这样变来变去,竹笛子就不准了,木笛子的变化就少了。也还正在摸索提高中。


音准问题,很大程度受演奏者影响,同一把乐器一个人吹准,另一个人吹可能没那么准了。因为每个人对每个音的演奏习惯不同,流速有差别,造成了音准的差异,所以改乐器也就不足为奇了。所以我现在不买了,自己做。



黄教授辛苦了,感谢黄老师,給我们笛子学习者上了宝贵的一课,給制笛老师们提出希望要求。一分钱一分货,不同阶段的人用的笛子不一样,不同地区的人用不同价位的笛子,不同职业的人用合适的笛子,适合自己的就是适合的。不同演奏水平用的也不一样吧。消费人群不同,估计价格和质量就不同。制笛师是根据市场来制作,有需求就有制作。大师说的话晚辈感动。



黄金成教授讲的很正确,因为竹笛子受天气变化很严重,新买的笛子是准的,二年后因受天气变化就变有个别准了,所以演奏者们都要学会自己调准笛子。黄教授就很会调准笛子,很有一套。



的确有制笛箫的厂家音很不准的,

竹子受本身特性的制约,确实制作出音准好的不容易,但是我想说一句就是我们的制笛师们,大家有没有为这个问题去思考去努力?

不要去指责谁谁谁说的口气和内容,而是确实为我们国家这种古老又普及的乐器怎么发扬光大,怎么能够做出更好的笛子多思考,多尝试!


不过制作者演奏能力不足以支持音准也是普遍存在的现象。

笛箫制作理论做支撑点,十二平均律做框架,吹奏方法做依据,加上制作者本身的经验,做个好笛箫不难。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能支持音准,那也就达到演奏家水准了,为难了。所以黄老师提到了,要吃饭,要做生意,这个可以理解,说为民族乐器怎么发扬光大这个话也确实有点高大上,但也必须要承认:厂家在如何改进材料,提高音准标准这个问题上考虑的很少。



是的,这个也是值得音乐学院考虑的。为什么音乐学院有制作提琴的专业,为什么就不能设竹笛制作专业呢?当然,师资力量也是大问题,制笛师们一般可能根本不会把自己吃饭的本事告诉别人,提高音准度能行但费工费时间相对来说售价就高了用得起的人就少了。



这话说的老实,也算是承认了笛子为什么音准好的不多的原因,还是光顾赚钱多一些,更别谈什么为音准去多思考多努力了。



大学如果招收竹笛制作专业,破格录用一些制笛师,估计这个是创新人才项目战略计划。对呀,现在几百元销量不大的上千的销售越小了,上千的也未必就准!我专门到在北京开工作室的一位制笛师那里去过,那上千的笛子粗糙的让人不敢相信。



有的人没有经过音乐学院的训练,根本都不懂视唱练耳,不懂音程关系,不懂什么叫律,他也敢制作笛子,这样的人只能叫笛匠,不能叫制笛师,这是有区别的。



为黄老师点赞!如果专业工作者都象黄老师这样考虑笛子的制作及音准问题,竹笛的质量一定可以大大提高!


制笛师都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傳,所以苦心钻研的技术心得不全部传授给下一代制笛师,这样新的一代学到的多是大家共知的东西,新人又要在制作过程当中重新摸索总结,成长过程当中走了很多弯路,故而要积累一定时间才能上升到一个高度,现在很多是逐利型的生产,不是把制作一把精良的竹笛当作毕生的追求,静不下心来制作乐器。



一句话没有合适的内外径就做不出合适音准的笛箫。

有时候不是做把准的乐器做不来,是代价太大。又卖不上价,把人饿死。比如,音特准的卖1万,需要半年,而基本凑合的能卖2000需要两天。所以特别好的乐器少,也缺乏动力。你看如果做出一把特别好的乐器,国家给奖励,把人养起来专门搞研发,高福利,你看制作水平上不上的去?!整个民乐都会有质的飞跃。天天说艺术家要引导审美,不要迎合市场,往往说这话的都是体制内的,饱汉不知饿汉饥啊。



一说音准,谁的头都大,买的乐器音不准,消费者不高兴,退回给制作者不开心。



以市场为导向的现实是残酷的!一把好小提琴,买几十万,很正常。一把好笛箫卖一万,大部分人觉得你疯了。所以笛箫质量跟不上也不足为奇。

支持黄老先生!为先生喝彩!专业人员就必须把音准放在第一位,这是一件乐器的基石,也是一个专业演奏员的前提条件。唱歌的连音也唱不准敢称是专业声乐演员吗?敢上正规舞台表演吗?当然价值高的乐器价格也高,但是专业就应该专业。这是个非常有意思有挑战性的事情,我觉得乐器厂的老板们要多思考,至少没有坏处。如果一把好笛箫卖一万,供不应求,而低质量乏人问津,用不了两年,质量就上去了。昨天,我拿一把箫,一个朋友问多少钱,我说你猜,他说1000,我说你乘以2再加个0,他看我那眼神觉得我是神经病。我说,你丫花一万买把鱼竿是不是神经病?绝大多数人觉得一个竹子捅几个孔有人花上万去买的一定是神经病的现实社会下,音准问题会长久存在。



音准的感觉说起来其实也很难,有些专业音乐院校学习音乐的人都很难听出音准细微的东西来,

训练出来的人来听就像剥开迷雾一样看风景,没训练出来的就一直是雾里看花搞不明白。市场多元化,需求又不同,做乐器的水平高低和会不会做生意是两码事。有个人不用自己动手,倒卖笛子能挣好多钱。做生意能做出来都不简单。



现在都有校音器,对听力的要求低了。但是吹奏却无法代替,你得保证每个音用相对中庸的流速,不能快不能慢,气流角度,姿势的稳定……才可能音做准。那这个功夫又是通过大量的演奏旋律获得的。

我觉得笛箫的制作,演奏家和制作师统一,是未来的趋势。制作师就是演奏家,演奏家就是制作师,才能做成最好的乐器。演奏能力直接影响制作能力。

演奏能力直接决定对音的稳定性把握。只有把每个音用一样的标准吹奏出来,做准,那才是真准。遗憾的是这种标准的获得是演奏水准提现。如果哪位制作师说,他只会做,不会吹,我肯定不会买他的作品。



其实就是没标准,每个人看的山都不同,日本尺八有啥不同,有标准呀,标准内径,标准吹口,标准长度,学会吹了,就在一个标准的音高上。

长笛也是一样的,有标准。我的的笛箫呢?有内径标准吗?没有。任何东西国际化,必须有标准的,如果我的每个调性的箫笛,都有统一的内径,统一的吹口尺寸,统一的按孔大小,统一的长度,那就可和尺八,长笛一样国际化。硬件统一了,吹的人也就有标准了,用吹的人去标价了再来调出硬件标准,可能吗?。钢琴也好,小提琴也好,尺八也好,长笛也好,其实就是乐器上的统一了。演奏,教学不就同一标准上去练习了吗?



我认为笛子的音准必须是音程关系准(123横向关系准),八度关系准(中音1高音1,纵向关系准),然后是五度关系(泛音和基音关系准),只有能达到音程关系,八度关系,五度关系都准的,才是优质乐器!



现在笛子普遍存在的问题有(筒音作5举例)

1 音程不准,常见的是71,3升4叉指4,有这几个音有普遍问题;

2 八度不准,筒音5时高音561等音偏高,高音3偏低,这是突出的现象;

3 泛音不准,泛音23456和高音23456应该是合度的,现在的笛子很多23两个泛音和高音相差不多,尤其严重的是高音5的泛音和基音!

这是我个人的见解,大家可以验证一下看看!不对的请见谅!



针对这些问题,我的改革是:

1适当调整原有的孔位,把71的半音关系,3 4 升4尽量达到一个平衡点;

2学习尺八的制作方法,对笛子的内径共鸣腔进行调整,通过打磨和适当填补是可以把音准做好的!

其实笛箫尺八都是管乐,他们的发音原理都一样,就是流体力学!大家不要迷信,不要想象,回归物理才是正确的选择!



我师父蔡鸿文先生(尺八演奏制作家),我跟蔡先生学习的就是这个流体力学的原理与应用,应用简单点说就是打磨填补内径的方法!理论很重要,没有理论就是瞎摸索,有时候碰对了,有时候这个经验又不灵了!有正确的理论加上大量的制作经验!好笛子就出来了嘛!



黄老师您说的很对!笛箫因为材料问题所以音准不稳定,一支笛子两个人吹,音准是不一样的,长笛是金属材料,影响没那么大;钢琴是键盘乐器音是死的,同样的中央C两个人用不同的力度,音准是一样的,不会有偏差!笛子不一样,一个用两个力度音准都会差好多,我调音时尽量用平稳的口风,在发出正常音的基础上调整,不是这个音高了弱吹,低了强吹;很遗憾没有学过黄老师的气级方法,只能尽量要求口风平稳!



黄志师的观点和看法对笛子界来说真是金玉良言!应该把它总结成文,将有其无可估量的意义!

(注:本文配图跟本文内容没有直接关系 只为图文并茂!

 

« 上一篇下一篇 »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