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2019
01

陶诚:论“广东音乐”历史发展中的开放意识

 

“广东音乐”是我国近现代有着较大影响的地方乐种之一,它产生并流行于广府民系粤语方言区,后逐步发展成为南国情调浓郁的通俗化大众音乐。“广东音乐”在形成发展过程中,共经历了五个重要历史时期,即孕育形成期(硬弓时期,19世纪至20世纪20年代初)、生长成熟期(软弓时期,20世纪20年代初至30年代末)、徘徊期(1937—1949年)和发展期(1949—1966年)。不同时期的社会文化决定了它不同的文化形态和艺术内涵,但在每个时期它都表现出开放兼容、勇于创新的共性特征。作为近现代民间乐种的“广东音乐”,所以能保持顽强生命力、跨越几个历史时期而盛传不衰,归根到底是因为它恪守传统、与时俱进、勇于创新的时代精神和南北汇集、东西交流、兼收并蓄的开放意识。

03
2019
01

竹笛音域的增宽研究

 竹笛音域的增宽研究

 竹 笛 是 民 族 樂 器 中 最 常 用 的 管 樂 器。竹 笛 的 音 域,由 于 製 作 工 艺 的 改 善 而
在逐步增宽。建国以前,竹笛的音域只有二组零一个大二度,六十年代才增
至二组半,实际上竹笛的音域仍有继续增宽之可能。目前已有不少同志在研
究这一课题。竹笛音域的增宽,对增强竹笛的表现力是大有帮助的。笔者近
年研究这一课题,在此提出自己的看法,希望能引起大家的兴趣,共同研究。
 要使竹笛能有三组乃至更宽的音域,单是著眼于演奏方法的研究,显然
是不够的,与此同时,我们还应该加强製作方面的研究。目前,竹笛製作在
设计上还存在著缺点,从事製作的人又缺乏声学知識,在这种情况下製作的
笛,当然不利于音域的增宽。
 竹笛音域要增宽,首先应该加强管径对竹笛音域影响的研究。有人认
爲,长笛的管长是管径的 30 倍,中国古代黄锺正律管的长度又是内径的 30
倍,因此,这管长同内径之三十比一,便是理想的内径。其实未必如此。不
过 有 一 点 是 肯 定 的 , 那 就 是 内 径 同 管 长 的 比 值( 即 所 谓 量 度 ), 确 实 影 响 著 管
樂器的不少声学特性。笔者发现,管樂器的量度不仅同音色的关系密切,而
且同音域的关系也是密切的。即:管内径同管长之比小于一定的值,基音就
吹不出;管内径同管长的比大于一定的值,某些泛音就吹不出。人们都承认,
G调大笛(筒音爲 d1
的 新 笛 ), 高 音 省 力 , 音 域 也 比 曲 笛 宽 。 实 际 上 这 是 因 爲
新笛的量度比曲笛小的缘故。曲笛的内径一般爲一点六、七釐米,有效管长
(吹孔中心至调音孔中心)约 44 釐米,它的量度便是 0.0364— 0.0386,而新
笛的内径虽然有 2 釐 米,可 它 的 有 效 管 长 竟 达 60 釐 米,量 度 只 有 0.03! 同 样,
洞箫的音域只有二组半,而琴箫却不难吹出三组,这也是量度影响音域的一
个证明:因爲洞箫的量度一般爲 0.0323,而琴箫的量度却小到 0.023。
 弄清量度对竹笛音域的影响以后,应该研究一下竹笛第一音(即最低音
5,实际音高 a
1
)所需的最小量度,并求出第 19 音 ( d4
) — 22 音 ( a
4
)的最
大量度,选此管径制笛,配以嫺熟的技巧,竹笛上三组圆润的音自可奏出。
 竹笛,是用竹子製作的。竹子都有大小头,竹笛製作时吹孔都开在管径
大的一端,这对竹笛音域的增宽是不利的。另一方面,爲了增宽竹笛的音域,
若过多地缩小管径,必然使低音区和中音区音色变得尖细、单薄而欠浑厚。
笔者做过实验,有意識地改变吹孔一端的局部管径——实际上就是缩小量
度,对竹笛音域的增宽确实有利。
 其 次,竹 笛 製 作 过 程 中,如 何 确 定 恰 当 的 位 置,是 值 得 仔 细 加 以 研 究 的 。
问题的提出,可能会使人感到奇怪:竹笛音孔位置若不确定,那怎么好开孔
呢?若无确定的音孔位置,又何以谈得上符合音准的要求呢?其实作坊式的
工厂,制笛纯粹靠经验,三言兩语很难讲清楚,姑且分析个大概。
 竹笛爲开管吹孔樂器,其兩端都是波腹,中间便是波节,因此波长便是
气柱长的二倍,频率同气柱长是成反比的。气柱长爲有效管长加管口校正量
之和;而管口校正量又等于管端校正量加末端校正量之和。通过研究获知:
竹笛的末端校正量,在笛子製成以后便稳定了;而管端校正量则随著吹奏方
法的变化而变化。因此,管口校正量随著管端校正量的变化而变化。
 音孔的位置,应该随著管端校正量的增大而升高,随著管端校正量的减
小而降低;这就是說,竹笛的音孔位置不该是固定不变的。另外,笔者三十
馀年的箫、笛製作经验,也证明音孔位置可以在小范围内略作变动:音孔位
置略微升高,只要将孔径适当缩小,就能保证频率不升高;若将音孔位置略
微降低,也只要适当增大孔径就行。弄清了这些关系之后,就完全可以在笛
管上最适当的位置开孔,并通过指法的合理组合,以保证最高音“ re, d4

sol, a
4
",乃至更高的音能被吹出來。
 此外,笛膜赋予竹笛以特殊的音色,但是吹奏高音时笛膜对能量的消耗
很大。爲了增宽竹笛的音域,我们应该找到吹奏最高音“ re,d4
— sol,a
4
" ,
乃 至 更 高 音 时 笛 管 上 振 动 最 小 的 地 方 开 膜 孔。笔 者 深 信,在 此 点 上 开 挖 膜 孔 ,
无疑对增宽竹笛音域有利。
 笔者认爲,我们还应该在竹笛上做增开高音孔的实验。樂器工艺史证
明,好多管樂器都因爲有了高音孔才有较增宽音域的。例如单簧管就是先开
高音孔增宽了音域以后,才配以波姆键的。
 总之,当我们加强了竹笛製作研究而使竹笛製作更趋科学化以后,必有
利于吹奏指法的合理组合,于竹笛音域开拓研究必然有利。舍此,要谈竹笛
音域的开扩,并被广大演奏者所掌握,恐怕是很难做到的。
(载《中国音樂》1999 年第 2 期)

03
2019
01

谈谈六孔箫笛的制作

 谈谈六孔箫笛的制作

 一位乐友告知,有位台湾笛子爱好者欲通过商家让我制支匀孔笛。听说他请人制作了多支,总难满意。
我只能付之一笑。理由是,我靠十年不为商家制作箫笛。我还见过网上有人出让说是我制作的紫竹笛。说
穿了,我一生只制作过一支凤眼竹笛,当年送给了我的老师吴造峨,此外从未做过紫竹笛。当然这支紫竹
笛根本就与我无关。
 言归正传,那么六孔箫笛制作有什么可谈的呢?实际上这一问题大有讨论的必要。原来如今的六孔笛
都是按照十二平均律校音的,要按照原先的匀孔笛制作、校音,有一定的难度;而如今的演奏都是以十二
平均律为音淮标淮,而六孔箫既要合乎手指按孔的生理要求,又要符合十二平均律的音淮要求,也不是件
易事。
 匀孔的六孔箫,若依照十二平均律校音,看上去似乎不可能达到音淮要求,其实不然。解决的方法是,
将六孔箫的第二孔开挖成紧邻的两个小孔,它的音就能获得极大的增高。如此处理,不仅使它同第三孔的
音程保证为小二度,而将这两个小孔的上一孔淹没,它同第三孔的音程就成了大二度,多半音,不就方便
了转调?
 六孔的匀孔笛的制作,要远比匀孔六孔箫难得多。何以见得?原来六孔箫的难题仅仅是解决第二孔的
音高问题,音淮得到保证,问题不就解决了?六孔的匀孔笛的难题是,六个音孔要等距离,要能转全七调,
同时又要七个调的音淮得到保证。至于匀孔笛的音孔位置的确定,并不是难题。匀孔笛的制作有明代公式
和清代公式,我是主张用清代公式的。理由不仅是清代公式的音淮比较容易控制,而直至上世纪五十年代
的匀孔笛制作,都是用的清代公式。
 我曾将清代匀孔笛的制作公式告诉了很多人。清代公式很简单:
Ln = L0[0.85 − (n −1)0.085](式中的Ln为吹孔至某孔距离,L0为吹孔至底孔长)
当然,有更简单的方法,即校好底孔以后,在有效管长的 85%处确定第一孔,然后将第一孔至吹孔的长度
折半,就是第六孔位置,然后将第一至第六孔距离五等分,以确定中间四个音孔的位置。这就是匀孔笛清
代公式,问题就那么简单!
 匀孔笛的音孔位置的确定就那么简单,那么依此是否就能制作出合意的匀孔笛呢?否!原因何在?原来
要制作好、演奏好匀孔笛,有两个要求:一是制作者和演奏者要有匀孔笛演奏时的音律感性认知,二是匀
孔笛制作时吹孔和音孔大小的开挖,能让演奏者通过气口和叉口指法的调节,能方便地转全七调。
 所用受过专业听觉训练的人(例如音乐院校的视唱练耳),听了匀孔笛的演奏,马上就感觉到音淮太
差!原来匀孔笛的律制,与三分损益律、纯律和现行的十二平均律是两码事。这种律制,杨荫浏先生曾给
它取名“等差律”,也有人认定它是“七平均律”。这些名称都是名不副实的,因为它们都完全没有反映匀
孔笛的音律实际。何以见得?谁都知道,无论三分损益律、纯律,还是十二平均律,都有具体的音淮标淮,
而匀孔笛,恐怕谁也拿不出其音淮标淮。正因为它没有很具体的音淮标淮,制作时校音岂不就成了难题?
 原来笛子的音孔位置已经完全确定,那么制作校音时的奥秘何在呢?原来笛子的音孔位置确定了,但
是吹孔和音孔的大小并没有完全确定;这是制作者校音时所必须充分认知和必须掌握的。因为吹孔和音孔
的大小,不仅决定了音高,还决定着管口校正量。吹孔的大小,方便管口校正量的控制和修正,是能否在
转七调时获得量好音淮的关键。由于竹子管径大小不同,管壁厚薄不等,以及两端管径差的差异,都给匀
孔笛制作是开孔造成不确定性。这都得靠经验,即所谓“只可心领、不可言传”的菁华所在。